八歲孩子街頭乞討,麵館每天送她張冥幣,連續兩年才知老闆在報恩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一)

故事發生在多年前………..

寒冬臘月里,在這個街的盡頭,有一個小巷子,每天都會來一個衣衫襤褸的孩子,沿街乞討。刺骨的寒風,在他臉上留下了一道道清晰的凍疤兒,青澀的年紀里,原本應該充滿笑容,但從她的臉上,只看到對生活的絕望和低沉。

這個孩子叫小桃,今年才十歲,街坊鄰居都認識她。兩年前,小桃的父親因車禍意外去世,只留下奶奶與她相依為命,奶奶曾蘭歲數大了,常年卧病在床,父親在時,奶奶的生活都靠著父親去打理,自從父親走後,家的重擔便落在了這個八歲的孩子身上。

從此小桃便開始了沿街乞討的生涯,她出門時總會帶著一個破碗,手裡抱著一根小板凳,去到巷子里那個固定的位置,一坐就是一天。說她是乞討,其實更像在賣藝,小桃從不張口要錢,都是向過路的人要碗熱飯熱菜,好心人倒也不少,有的看她可憐,會出錢替她買碗面或者打包一份飯菜。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小桃無以為報,只好拉著他們的褲腳,從懷裡拿出事先準備好的濕帕子,替他們擦鞋。一開始他們不願意,說:「沒事的孩子,叔叔阿姨們不要你的報答」。

但小桃卻說:「不,既然叔叔阿姨們幫了我,我就得給你們擦鞋,請不要拒絕我,不然這飯菜我是不會接受的………」。

「小小年紀倒還挺懂事」行人一陣嘆息中,慢慢坐在了小板凳上,小桃做事很賣力也很認真,連續擦了幾遍,直到鞋子看上去有些光澤,小桃才停下手,向他們道謝。

小桃拿著剛討來的飯菜,並沒有獨吃,而是抱在懷裡,朝著巷子深處那個破屋跑去。「奶奶,奶奶,你看,小桃給你帶什麼來了……….」。

曾蘭聽到聲音后,賣力的翻過身,顫顫巍巍說道:「小桃,你來了……..」。

「對啊奶奶,你看,今天有肉吃了」小桃擦掉額頭的冷汗,把熱乎乎的飯菜,遞到了曾蘭手裡。「快吃奶奶,不然一會兒得涼了」。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曾蘭望著碗里的飯菜,豆大的淚珠,順滑而下,掉進了碗里。「跟著奶奶,受苦了吧孩子」。

「不苦不苦,跟著奶奶我覺得很幸福」小桃滿面的微笑,「別說了奶奶,快吃吧」。

「好好,奶奶吃,你也跟奶奶一起吃吧」曾蘭咽下掉進嘴裡的淚水,也跟著笑了出來。

破舊的床榻前,一老一小的身影,你一口,我一口,在一片歡聲笑語中,小桃感覺到了淡淡的幸福,這種生活雖然過得很苦,但只要奶奶還在世上一天,她就覺得很滿足了。

不知從哪天開始,每次小桃外出乞討時總會有一個中年婦女,出現在小桃的攤位前。小桃很怕生,很少主動跟陌生人聊天,婦女瞧她有些可憐,便主動與小桃寒暄起來,時間長了后,小桃對她也就沒有芥蒂之心了。

每次婦女離開前,總會遞給她一張冥幣,然後說道:「孩子,想學畫畫嗎?」。小桃從小就喜歡畫畫,不過沒有經過學習的她,也就是亂塗亂畫罷了,這次有人願意教自己畫畫,小桃自然很樂意。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婦女教她畫的第一張圖,便是冥幣。小桃天資聰明,沒過多久,就學會畫冥幣,只是畫得不夠逼真,旁人都覺得很奇怪,大家紛紛猜測婦女腦子有問題,教一個孩子畫冥幣,這不是吃飽了沒事做嗎?

以後的每天,婦女路過,都會遞給小桃一張不同面額的冥幣,然後教她畫畫,直到小桃完全學會為止。

有一天婦女再次路過時,她偷偷告訴小桃說:「小桃啊,現在學會畫冥幣了吧?」。「學會了阿姨?」小桃露出兩個甜甜的小酒窩。

「那好,阿姨告訴你。你看見沒,對面那家麵館,以後你可以自己畫張冥幣,去那裡買小面了,也可以在旁邊那個雜貨鋪買東西」。

「這是真的嗎阿姨?」小桃有些不敢相信。「當然是真的,憑你自己的能力畫出來的錢,當然可以去那裡買東西,不信的話,你現在去試試」婦女笑呵呵的說道。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八歲的孩子哪懂這些,對婦女的話是深信不疑。她拿著剛畫好的一張冥幣,跑到店裡邊,遞給了師傅,說:「叔叔,給我來碗面吧……..」。

「好勒」師傅看了看她手中的冥幣,又笑了笑,然後接過來放進兜里。小桃回頭望了一眼遠處笑呵呵的婦女,才知原來她沒騙自己。

等小桃打包好面后。準備去向婦女道謝時,她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了。小桃便趕忙把面給奶奶端了回去,從那以後,家裡缺什麼東西時,小桃就自行畫張冥幣,拿去雜貨鋪對換。

(二)

轉眼過去了兩年,有一天,小桃拿著冥幣,準備再去那家店買東西時,卻發現那裡已經關門了,走近一看,裡面的東西全被搬空了。小桃覺得很奇怪,前兩天不還好好的嗎?怎麼突然就……….

小桃也沒想那麼多,奶奶還在家等著,她得趕快買點吃的回去。小桃轉身就去了別處的餐館,當小桃把冥幣遞給那人時,師傅卻一個勁笑話:「孩子,你沒拿錯吧,怎麼給我一張冥幣,叔叔這裡是不收冥幣的……….」。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小桃很納悶,阿姨不是說過可以的嗎?為什麼今天就不行了,小桃垂頭喪氣的回到家,坐在床榻前,沉默著不講話。奶奶看出了她心情不好,便問道:「今兒是哪個惹我們小桃生氣了啊………快告訴奶奶」。

小桃扁著小嘴唇,說道:「奶奶,今兒我用冥幣去買吃的,那個師傅說不行……..」,「傻孩子,誰告訴你冥幣可以拿來買東西的」奶奶伸手輕輕撫摸著小桃的頭髮。

小桃把兩年前的那一幕,告訴了奶奶。奶奶一聽,恍然大悟,眼角慢慢流出了淚水:「原來是這樣啊……..」。

「奶奶,到底怎麼了,快告訴我」小桃也有些好奇,連忙問道。

「你遇到的那個阿姨,其實叫淑萍,是個寡婦,年紀輕輕就死了丈夫,一個人經營著兩家麵館和雜貨鋪,忙不過來,加之丈夫才去世,她受了很多苦,也流了很多淚。是你父親常常去店裡幫她打掃衛生,她一個女人,不會換燈泡修水管,你父親都會時常過去幫忙,有時還順帶安慰她兩句,這人啊,在絕望中的時候,有人安慰一句話,都是支持走下去的勇氣啊!我想這可能就是那個阿姨老闆一直在默默幫你的原因吧」。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聽到這裡,小桃才忽然明白了原來這兩年,阿姨是在報恩。只是阿姨現在走了,她再也看不到了,「奶奶,那阿姨會去哪裡了?」。

「這我也不知道啊!」曾平輕輕嘆了口氣。「不管她走到哪裡,都祝福她吧,希望她能過得好」。

麵館和雜貨鋪的搬遷,帶走了一批交織著悲歡與慈愛的人,但正是有了婦女那份笑容入心的安慰,小桃和奶奶的生活才得以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