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弟弟每月給母親寄三千,卻十年未歸,姐姐偷偷去探望哭紅了眼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圖片來自網路

 

01

自從弟弟周強從警校畢業當上警察后,他就再也沒有回過家,姐弟倆人已經有10年沒見面了。

「姐,我以後想當個警察,這樣就可以保護你和媽媽,二叔家也不敢再欺負我們了」。

一晃16年過去了,周梅依舊沒有忘記當年弟弟對她說的這番話,而且每當想起那個場景的時候,她的眼淚都會止不住的順著臉頰往下流。

16年前,周梅為了給弟弟實現當警察的夢想,成績優異的她在高考前一個月輟學回家,跟著村裡人去沿海打工掙錢貼補家用了。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02

村裡上了年紀的老人都知道周梅周強是對苦命的姐弟倆,他們從小就沒有父親。

姐弟倆人的爸爸在建築工地上幹活時不慎從樓上摔下來跌死了,包工頭被嚇得跑路,家裡沒有拿到一分錢賠償。媽媽也因此傷心過度,落下了病根。那個時候姐姐周梅才9歲,弟弟周強僅7歲。

好在有村裡幫扶,周梅家裡得以艱難的生活下去。然而姐弟倆還小,日子還久,為了生存,媽媽于娟頂著身體的壓力去城裡打工,走之前把閨女兒子託付給了他們的二叔。

周梅的二叔家有錢,是當地的大戶。二叔腦子靈活,年輕時候和朋友合夥販賣豬仔,掙了一大筆錢,後來用這筆錢在鎮上開了一家服裝店,如今二叔家裡的日子過得紅紅火火。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然而,處於水深火熱之中的周梅一家並沒有得到二叔的幫助。不僅如此,自從母親去城裡打工后,姐弟倆人寄人籬下的滋味更是不好受。

其實當初二叔是不願意收留周梅和周強姐弟倆人的,是村長過來做思想工作他們家才勉強答應。

二嬸是村裡的潑婦,村裡人沒人敢惹。平時在家裡姐弟倆人只要稍微有一點做的不順她意的地方,都會被指臟罵槐的嘮叨。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圖片來自網路

03

生活在困境中的一家人並沒有被壓垮,反倒是更加珍惜彼此。長姐如母,媽媽去城裡打工后,照顧弟弟的責任就落到了姐姐周梅身上,而那個時候周梅也才只有9歲。

後來姐弟倆陸續考上了縣裡重點高中,在喜悅的同時也在無形之中增加了母親的負擔。僅僅是過去了2年多的時間,母親的身體就垮了,思來想去,周梅做出了一個決定:她輟學回家,把讀大學的機會留給弟弟。

女孩子以後畢竟是要結婚成家的,讀不讀書都沒有意義,周梅這樣安慰自己。

2年後弟弟周強如願考取了沿海發達地區一所著名的警校,這一次姐姐周梅又做出一個決定:她要結婚,用彩禮供弟弟念大學。

周梅個子高,眼睛大,是個美女,來家裡提親的人踏破了門檻,最後周梅挑了一個給彩禮最高的人家。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婚禮上,母親和弟弟哭的很傷心,他們心裡清楚姐姐早早把自己嫁出去是為了什麼。周強哭著答應姐姐,等以後畢業工作了要好好孝敬她和媽媽。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圖片來自網路

04

然而,自從弟弟大學畢業當上警察后,除了每月給母親寄3000塊錢后卻從不回家。已經十年了,周梅去單位問過,她們說弟弟正在執行一項保密任務。

又過去了很久,還是沒有弟弟的消息,周梅決定偷偷去單位找他。

周梅找到了單位領導王力,起初王力不願意多說,看周梅被急哭之後,他才說出真相:周強在十年前執行任務的時候,犧牲了。

而單位所做的一切都是周強在臨終前安排好的,包括每月給老母親寄3000塊錢......

那天周梅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到家的,一看到她回來,母親趕忙上前問她周強怎麼樣了?

周梅笑著說:「弟弟在單位一切都好,已經當上副所長了,他叫你不要擔心」。

那天在娘家她忍住眼淚,回家之後把一個人捂在被子里哭的撕心裂肺。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原創文學故事,圖片來自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