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異故事:黃河邊靠死人發財的秘密

靈異故事:黃河邊靠死人發財的秘密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黃河岸邊有個叫紅花村的小地方,村子地處黃河的險要處,常有過往船隻出事。久而久之,村裡的人便多以撈屍為業。

在這幫撈屍的人中,王老頭堪稱個中翹楚。別人撈屍得看天臉色,一來暴風雨的天氣,船隻容易出事,自然也就有生意了;二來撈屍的過程中也得看個人運氣。唯獨王老頭,撈屍這事對他來說似乎是信手拈來,毫不費力,令人無比羨慕。

這日,有個年輕後生來到了紅花村,要求拜王老頭為師。可王老頭不為所動,後生也不急,日日上門。大概過了三個月,王老頭將後生叫到跟前,面色凝重地說:「不是我狠心,只是干我們這行太辛苦,你一個年輕人幹什麼不行啊,何必非得吃這碗飯?」

後生不住地磕頭,哽咽著說:「不瞞您說,晚生父母早逝,如今孤身一人無依無靠,干這行倒也合適。」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王老頭還是搖頭,可後生乾脆跪在門外終日不起。幾天下來,除了喝些水,再無進食,整個人瘦了一圈兒,面色慘青。

直至第五天,王老頭看著後生道:「哎,冤孽呀,既然你如此堅決,我就破例一回,收你為徒。」

後生聞言,欣喜若狂,連連磕頭道謝。

王老頭沒有兒女,對後生照顧備至,兩人頗像父子。一年後的一天,王老頭對後生說:「咱們師徒倆相處的這段時日,倒也融洽。我有一提議,你既然沒了父母,不妨跟著我姓,我再給你取個名字。這麼一來,你也算是我的養子,等將來我百年之後,自然由你來繼承。」

後生滿口答應。王老頭見狀深感欣慰,於是給他取了個名字,叫王生。

轉眼間,王生入門已兩年了。可這兩年來除了平日里打掃屋子、劈柴挑水,並無大事。王老頭接了生意,會帶著王生一塊去撈屍。可撈屍過程並無奇特之處,和其他的撈屍者並無不同。每次王生說想學點技藝,王老頭總是笑著寬慰他:「不急,急不得。」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轉眼又過了大半年,算起來王生到紅花村已將近三個年頭了。雖然不曾學到什麼特別的技藝,但撈屍一些基本的功夫,王生早已爐火純青。而且,在紅花村不愁吃穿,算是亂世中的一片凈土了。

這天,王生忽聞「嗒嗒」的馬蹄聲由遠及近,最後停在了家門前。只見門口停了一輛馬車,甚是華麗。車簾一掀,從車裡走下一位貴婦裝扮的婦人。從服飾來看,定是大戶人家的女子。婦人一下車,就看到正走過來的王生。她愣了愣,突然撲上來,哭著喊道:「我的兒呀,你原來在這兒,可讓為娘找苦了!」

婦人抱住王生,啼哭不停,怎麼也不肯鬆手。原來婦人是襄王爺的妾室,幾年前正室去世,婦人被扶了正。可這些年來襄王爺膝下無一子女,兩人慾尋回早年走失的兒子,卻始終無果,王生原來有著如此顯赫的家世,王老頭在一旁聽得呆住了。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婦人說:「兒呀,你以前孤苦一人,無依無靠,撈屍倒也不失為生存之道。可如今,既然知道是王府的繼承人,自然不能再干這行當。」

王生想想也是,日後自己當了王爺,還繼續撈屍,成何體統?可王老頭這些年來對他著實不錯,這麼一走心裡難免覺得愧疚。

王老頭沉吟了一會兒,說:「說實話,這些年來,我已感力不從心,漸生退意。你看村裡不少人都另謀生路,我看你就隨你娘回去吧。」

聽王老頭這麼一說,王生也放了心。

婦人道:「老人家,您放心。若非蒙您收留,待若親子,我兒還不知道能不能活到現在。您的恩德,王府上下銘記於心。王府會給您一筆報酬,從今日起,每個月王府都會派人送來費用。」

王老頭聞言,笑道:「甚好,甚好。這麼一來,皆大歡喜。」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隔天,婦人帶著一幫人先回去,王生則收拾行囊,等王府的人來接。

過了幾天,王府那邊託人捎來了一封信,說王爺知道此事極為高興,派來接王生回府的隊伍已經上路,估計過兩日就可抵達紅花村。

接到信後,王老頭進了一趟城,讓王生留在家裡。一直到隔天傍晚,王老頭才一臉疲憊地回到紅花村。

一回到村裡,王老頭立馬張羅了一桌子的豐盛飯菜,說是為王生送行。酒過三巡,王老頭略帶醉意地說:「王生呀,以前我可真把你當兒子了。」

王生道:「師傅放心,哪怕回了王府,您依然是我的師傅。一日為師,終生為父。日後徒兒定當為師傅養老送終。王府過後會派人送來一筆銀子,以後每個月還有固定的月銀,師傅可衣食無憂,不用擔心日後的生活。」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王老頭接著道:「哎,若是沒這檔子事,我真想把一身技藝都傳給你,將來老了也有個依靠。」

王生站起來,想說什麼,卻又無力地跌坐在地。王老頭道:「算起來,我這酒里的迷藥也該發作了。人之將死,不妨讓你做個明白鬼。咱們喝的這兩壺酒,我這壺沒問題,你那壺卻下了迷藥。」

王生問:「師傅,你……你這是為何?」

王老頭道:「為何?你跟了我這麼久,還不明白嗎?這就是我的奇技。哎,只怪你太善良。所謂奇技,說穿了就是四個字,『心狠手辣』。」

看到王生愕然的樣子,王老頭道:「所謂的撈屍奇技,就是先把人捉了關起來,時間一久,家屬找不到,以為出了意外。此時,家屬自然會來找人撈屍,看看有沒有著落。然後,我先把人按入水裡淹死,接著再撈起來,塞進麻袋,把一塊大石塞進袋裡。這麼一來,屍體下沉的地方就固定了。然後,撈屍的過程中,我就潛入水中,將屍體弄出來。這麼一來,在旁人看來,就以為我一出手便能撈到屍體。」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王生非常驚訝,問道:「師傅今日告訴我這些,是沒打算留我活口了。只是徒兒有一事不明白,你我師徒本來好好的,之前師傅對我,也確實出自真心,可為何今日竟要下此毒手?」

王老頭道:「怪就怪你是王府的人,你以為王府送來的那點兒小錢,我能看在眼裡?」

王生道:「師傅是要將我推入水中淹死,然後獅子大開口,索要天價撈屍費,是嗎?」

王老頭道:「我先把你關在一處無人知道的地方,偽裝成你遭人綁架,向王府索要財物。先敲一棒,接著再把你弄死,別人都會以為是綁匪收了錢撕票。最後,再要筆撈屍費。這兩筆錢,哈哈,夠我十輩子花了。」

王老頭正要動手,卻不料原本癱在地上的王生一個魚躍,接著飛腳一踢,頓時把王老頭踢翻了好幾個跟頭。爬起來後,王老頭揉著疼痛處,驚訝道:「不可能!」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王生道:「若非我早有防備,今日恐怕得命喪你手了。」

王老頭一臉訝異地說:「你早有防備?」

王生苦笑道:「實話告訴你吧,我確實是王府里的人,但不是什麼王公貴族之子,而是一個打雜的小廝,王爺和王妃無子,我從小父母雙亡,被賣入王府,幸虧,王爺和王妃寬待下人,心地仁慈,待我甚好,把我當成自家人。」

王老頭問:「這和你來此處有何關係?」

王生道:「怎麼會沒關係?我有個親姐姐,比我大十九歲。沒想到,前幾年姐姐突然失蹤,後被發現溺死於黃河中。姐夫悲痛欲絕,重金酬謝撈屍人,而後將姐姐厚葬。而那個撈屍的人就是你。」

王生又道:「你作孽那麼多,姐姐就是被你活活弄死的一個。她和姐夫感情極好,且有一子一女,生活幸福,我始終有種直覺,姐姐不可能輕生。從那時起,我就打算將事情查個明白。」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王老頭道:「所以,你就拜入我的門下……」

王生點頭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再說,你性格孤僻,平常少與人接觸。若是不如此,怎麼能接近你?剛才,在你準備飯菜的時候,我偷偷將我那壺酒換掉了。所以,才沒中你的圈套。」

接著,王生又說:「至於王府的王爺和王妃,只是受我所求,一起與我演了齣戲。我見你遲遲沒有動作,所以才安排了王妃認子的戲。你若是貪財,自然不會滿足於王府答謝你的那點小錢,會有更大的動作。其實,當時我心裡也很忐忑。我不確定你是否如此心狠手辣。甚至我一度希望是自己想錯了。」

王老頭道:「沒想到,你布局如此周密。」

王生道:「我設再周密的局,你若身正,又怎麼陷入其中?你那趟進城,其實是去打探消息,確認王爺王妃是否就是我的親生父母,王爺早就料到這一步,提前布置好了,才沒讓你看出破綻來。」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這時,屋外王府的人一擁而上,將王老頭拿下送往衙門。

(故事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