詭異不死之謎II_231:他天生逆鱗,經歷多次生死,他揭開千年往事,也掀開體質之謎!

蘇柏趕回幽冥界,閻王已經坐在他的房中,蘇柏將陰陽劍藏得仔細,爭取讓閻王也沒有發現,這可是自己備用的王牌。

    「怎麼匆忙離開?」閻王說道:「不過回來得也很快。」

    「今天是我屍身火化的日子。」蘇柏苦笑道:「有個傢伙,一直想解剖我的屍體,我怕那傢伙沒有把持住自己,亂來一把。」閻王有些無語,大殿之上突然離開就是這個原因?

    「其實人死以後,剩下的只是一個皮囊而已。」閻王說道:「還有兩日,我就要正式離開,在離開之前,我會召集鬼差,正式宣布你的代理閻王位置。」

    「只有兩天了?」蘇柏這才發現,真正的考驗馬上要到來了:「想不到時間這麼快。」

    「述職已經不能再拖了,遲早都要過去。」

    「閻王大人,恕我直言,這次述職有些麻煩,是不是因為你幫了道長的忙?」蘇柏說道:「這算是徇私吧?」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執管幽冥以來,犯的錯豈止這一樁。」閻王說道:「這也是我最後想告訴你的,世上沒有絕對的對與錯,幽冥也是如此,遇到棘手的事情要怎麼去做?無法簡單地辨別對錯的話,就看此事在不在你自己的掌控能力內,超出你的能力,最好不要觸及,如果在你的能力以內……不妨大膽一試。」蘇柏如醍醐灌頂一番,也突然悟過來了,閻王雖然做了一些看似逾職的事情,可是這些事情都在他的掌控範圍內,可以自圓其說,這回去述職,難免不被問起,但他肯定早有對策,所以才有六百年之期,蘇柏悟到了,心裡便有了底:「閻王大人放心去吧。」閻王笑著看著蘇柏:「不知道為什麼,你與道長雖然沒有血緣,但某些方面卻很相似,果然是要做閻王的料子。」趁著最後兩天的時間,蘇柏就像一塊海綿,努力地汲取新的知識,卻驚覺時間不夠用,等到閻王要離開的那天,幽冥的議事廳里,十殿閻羅、判官、賞罰司、牛頭馬面、黑白無常、孟婆等人都匯聚一堂,閻王站在最上面,蘇柏則與他並排而立,蘇柏的出現讓現場有些騷動。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閻王見眾人表情嚴肅,也替蘇柏捏了一把汗:「如諸位所知,我即將離開幽冥,此去六百年,幽冥不可一日無首,我推薦蘇柏為代理閻王,替我打理第五殿,諸位也是知道了的,今天即蘇柏正式就任之日,來人,送上閻羅袍!」馬上有鬼差捧著一件黑色的袍子上來,閻王伸手一拽,順勢往前一帶,蘇柏就覺得身子一沉,低頭一看,那件黑色的袍子已經披在自己身上,而自己的身子正發出暗黑色的光芒,如果不是眼前有這麼多人,再想到自己這幾天的處境,蘇柏恐怕會叫一聲

    「酷」,可現在根本不是耍酷的時候,下面的九殿閻羅,除了轉輪王是憂心忡忡外,其他人,都瞪著一雙眼睛看著自己,尤其是那個都市王黃!

    事後蘇柏才知道,這閻羅袍的意義是什麼,閻羅袍加身,就擁有了閻羅應該有的權利,也同時多了好幾種在幽冥可以使用的能力,比如自由來去羅浮山,冥河開道之類,蘇柏披上閻羅袍,也覺得自己重了不少,死後魂魄離體之後,總感覺輕飄飄地。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閻王沒有時間和蘇柏解釋,繼續說道:「幽冥秩序井然,蘇柏就任代理閻王之後,這裡的流程並不會發生變化,而以蘇柏的逆鱗之力,卻可以給幽冥帶來新的進步,誅殺巫咸,就是最好的例子。」誅殺巫鹹的舊事重提,下面的鬼差果然換了一張臉,蘇柏暗道這些人果然是勢利鬼,自己非要對幽冥做出點貢獻,否則很難立足,他原本想著在此時掏出陰陽劍以正視聽,現在看來,時機仍然太早,此時亮劍的作用不大。

    此時,突然有人開口,正是蘇柏瞅著對自己最有敵意的都市王,都市王走出列隊,朗聲說道:「若是代職閻王,其餘九殿當中,任意挑選一位就是,大哥為什麼一定要挑選一位普通人呢?」

    「身有逆鱗也算普通嗎?」轉輪王早料到都市王不會老實,他立刻說道:「幽冥萬年以來,只接收過兩位身有逆鱗之人,巫咸此人,之前幽冥無人可以將他奈何,結果還不是搬來救兵才解決了,幽冥可來一個巫咸,還有可能來更多不可思議的魂魄,試問各位兄弟,有誰可以搞定類似巫咸之人?」蘇柏的眼角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濕潤」了,轉輪王啊轉輪王!都市王正要還擊,蘇柏輕咳一聲:「大家不必為我有所爭執,虧閻王大人看中,挑選我為代理閻王,一來,這代理閻王並非永久之職,我只是暫任,二來,我也十分惶恐,自己何德何能可以坐上代理閻王的位置?所以……」

    「所以什麼?」都市王仍然不依不饒。其他閻羅雖然沒有像都市王一般跳出來,但都是一幅看你奈何的神情,蘇柏微微一笑:「在下不才,願去尋找丟失的幽冥二寶,以作為奉職之禮。」下面的人更加騷動,孟婆不無擔心地看著上面的蘇柏,替他捏了一把汗,找幽冥二寶,這談何容易,自丟失至今,閻王已經親自出去尋找多次,但一無所獲,這小子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啊,這代理閻王的位置,不知道蘇柏可不可以替自己捍衛,孟婆正擔心的時候,發現蘇柏看向自己,還衝自己擠了一下眼,孟婆見他這時候還能老神在在地開玩笑,心中疑惑,又有一種莫名其妙的信任產生。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找?你可知道幽冥二寶丟失了多久,自上次地動以後,杳無音訊,你要找,時間為何?再花上多久的時間?一千年以後,到時候你早就重新輪迴。」都市王不屑地說道:「既然有這個誠意,不如就下一個軍令狀!」立軍令狀,貴在自我加壓,不留後路。

    立軍令狀是有極大風險的,因為軍中無戲言,立下軍令狀,白紙黑字,那是要兌現的。

    閻王自然要出來打個圓場:「尋找就是了,下軍令狀立期限太過頭了,畢竟找了這許久,我們也一無所獲,已所不欲,勿施於人……」

    「我立。」蘇柏的聲音響徹大廳:「若是這點膽量都沒有,以後我也沒有臉面出現在眾面前了,只是,丟的是幽冥二寶,要一起找回恐怕不太容易,不如這樣,我尋回其中一寶。」

    「這個自然沒有問題,敢問期限?」都市王朗聲問道。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這個期限自然是為難的,不如,一年以內,如何?」蘇柏就看到轉輪王的臉變了,身邊閻王的身子也輕微地抖動了一下。

    當年蜀國將領馬謖為守街亭立下軍令狀,後街亭失守,諸葛亮不得不軍法處置,揮淚斬馬謖。

    還有當時草船借箭時,諸葛亮也在周瑜面前立下了軍令狀,敢立軍令狀,本身也是一種自信心的表現,自己要是這點自信都沒有,下面這群人豈不看貶自己?

    陰陽劍早就在自己的口袋裡,蘇柏更加不怕了。蘇柏原本想說個三天,他腦子一轉,三天太過誇張。

    道劍也就是陰陽劍最早有所發現,應該從呂洞賓開始說起,所以那時候陰陽劍就已經丟失,這呂洞賓可是古人了,呂洞賓,原名呂喦,字洞賓,道號純陽子,於唐德宗貞元十二載丙子年也就是796年農曆四月十四日生於永樂縣,時間上算起來,已經一千餘年,自己花三天就找回,太誇張,也太刻意。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下面的轉輪王卻在心裡嘀咕起來,為難還一年以內?轉輪王目瞪口呆,一年?

    一年太短了!他正想開口,閻王微微搖頭,此時蘇柏正是被置疑的時候,轉輪王越替他說話,其餘幾位閻羅心中越發不痛快,此時應該說得少,做得多才是。

    蘇柏自己講出一年,都市王哈哈大笑:「好,這滿堂的人可都聽清楚了,一年為期,一年以內你拿不出來陰陽劍,自己退位,而後去輪迴,如何?」都市王咄咄逼人,蘇柏淡而處之,無意中就透出一股子大氣,八位閻羅當中有幾位當下對蘇柏有些刮目相看的意思,可惜,找回幽冥二寶,難也!

    蘇柏軍令狀已下,事情就沒有迴旋的餘地了,閻王便說道:「既然如此,蘇柏就是代理閻王,以後眾人皆以他為首!」閻王終於到了離開的時候了,殿中所有人都一路送閻王至幽冥大門前,閻王走出去后立刻消失不見,轉輪王打著哈哈說道:「好了,好了,開會開了這麼久,是時候散了,沒看魂魄們都在等著呢,趕緊各去各殿吧,蘇柏,你也是時候親自體驗一下望鄉台了。」眾人散去,轉輪王緊緊地跟著蘇柏:「喂,心不要軟,記住了。」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知道了,你現在怎麼像個婆婆一樣?」蘇柏說道。

    「一年為期,唉,蘇柏,我好不容易對你有點好感,恐怕……」

    「你要是不想我們的緣分這麼快消失,就幫我一個忙吧。」蘇柏的眼珠子一轉,狡黠地說道:「也好讓我快點找到二寶之一,讓你的心落下。」

    「說。」轉輪王沒好氣地說道。

 「偶爾替我代下班,讓五殿可以正常運轉,畢竟要找二寶,不能坐在大殿上找啊,其餘九殿之中,我唯一能夠相信的,現在只有你了。」轉輪王停下了腳步:「放心,還有,你身邊的鬼差主要是鍾判官,此人剛正不阿,你平時審魂魄的時候務必要公正……」又來了,又來了,蘇柏苦著一張臉說道:「轉輪王,你再這樣,我真想去跳河了。」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隨便,反正你現在是淹不死的。」蘇柏回到大殿之上,守殿鬼差立刻恭敬地問好:「閻王大人。」蘇柏坐在閻王展上,馬上就有鬼差引著各路鬼魂進來,一個接一個,有哭訴的,有叫賣的,還有些一言不發的,蘇柏本著客觀公正的原則,一一打發去瞭望鄉台,毫不心軟,慢慢地也找到了些節奏,變得得心應手起來。

    不知不覺中,一天就過去了,估摸著就最後一個了,最後一個鬼魂被押進來了,他一進來,就趴在地上一動不動,蘇柏問道:「下面跪著的是何人?」鬼差說道:「何鵬,二十一歲卒,死因:安眠藥服用過量。」何鵬,這傢伙和小時候欺負自己的胖子同名啊,年齡也差不多,蘇柏悶咳一聲:「抬起頭來?」下面的鬼魂一抬頭,蘇柏就愣了,這傢伙不就是胖子么?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何鵬看著坐在上面的蘇柏,嘴裡嘀咕了一句:「閻王長得倒挺俊的。」這話蘇柏愛聽,自己和胖子小時候很熟,以後卻沒有什麼交集,他對自己是沒有什麼印象了,蘇柏悶聲說道:「年紀輕輕地,為什麼要服藥身亡?」

    「我是誤食,不是我自己要吃的。」胖子說道:「我本來是在醫院工作的,一直追醫院的一個女孩子來著,有一次她來問我要葯,我管藥房嘛,按理說是不應該給的,可是我不是喜歡她么,就給了她一些葯,是麻痹神經用的,還有一瓶安眠藥,那瓶葯我明明記得她拿走了,可是後來怎麼出現在維生素的藥瓶子里呢?」都是些什麼亂七八糟的,蘇柏說道:「做事沒條理,怪不得整瓶維生素都吃了。」

    「我冤啊。」胖子說道:「我和同事打賭,說我可以一口氣吃掉一瓶維生素,哪裡曉得把自己的小命給吃沒有了。」這個胖子,小時候看他長得人高馬大的,長大了怎麼智商這麼低呢,不過,這事兒聽上去更像是謀殺啊:「你經常吃維生素嗎?」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經常吃啊,我身體不好,有點虛,所以我經常留一瓶維生素給自己,就是那瓶裡面的維生素讓給掉包了。」胖子說道:「如果是倩倩,沒道理啊,她都好多天沒上班了。」

    「是個護士?」蘇柏突然想到了一個人,不會這麼巧吧?

    「這個叫倩倩的是不是曾經接過一個私活?照顧人之類的?」鬼差站在一邊納悶不已,這代理閻王在問什麼呢,讓人摸不著頭腦,蘇柏見他無聊,便揮揮手說道:「反正是最後一個了,你先出去吧。」鬼差求之不得,待鬼差一出去,蘇柏說道:「現在可以告訴我答案了吧?」

    「對,聽說她私底下接了護理的活兒。」胖子說道:「我還勸過她不要太拼了,小姑娘一個,找個好男人嫁了不就得了。」這胖子說的好男人肯定是他自己,蘇柏沒好氣地說道:「問你話,你就直接答不就好了。」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那姑娘全名叫什麼,是哪家醫院的護士?」

    「袁倩倩。」胖子說道:「綜合醫院婦產科護士,今年二十三歲。」這不就得了,蘇柏記下來,又對胖子說道:「你沒問她為什麼要可以使神經麻痹的葯嗎?」

    「沒問,她要我就給。」胖子說道:「只是中間麻煩一點,需要費點精神。」太沒節操的傢伙了,蘇柏懷疑這個袁倩倩就是當初照顧司徒風的小護士,這才多問了幾句,「你給自己留的維生素最近一直有吃?」

    「沒有啊,前陣子沒記得吃。」胖子說道:「其實有些吃膩了,所以就放著了。」看來是準備好的,蘇柏心中越發認定胖子是被別人設了局,假如他早點吃,早死了,吃膩了也只是讓他推遲了幾天死的時間。

    「依照規矩,照例是要去望鄉台看一看。」蘇柏說道:「好好看吧,這是你最後看到你家人的機會了,來人!」鬼差進來押著胖子離開,胖子突然回過頭來,猶豫地說道:「閻王大人,你長得真像我認識的一個人。」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是吧,看來你經常發惡夢夢到鬼。」蘇柏一揮手,胖子就被押走,結束了今天的例行工作,蘇柏長舒了一口氣,閻羅袍加身之後,自己的手指便是印章,他伸手蓋在今天所有的公文上,這才準備走出大殿,還未走出去,便遇上了轉輪王:「你怎麼來了?」

    「當然是要一起去找兩寶了。」轉輪王說道:「不要說一年,我看十年都難。」蘇柏有些感動,轉輪王面冷心熱,胸膛里沒有一顆熱乎乎的心,卻有古道熱腸,蘇柏說道:「我現在的確要去古董店,不過,不是要找二寶,而是要繼續追查我外公的下落。」轉輪王有些氣惱,正要說話,卻看到蘇柏沖他眨了一下眼睛:「轉輪王也一起過去吧。」兩人出了幽冥,轉輪王這才問道:「剛才你為什麼朝我使眼色?」

    「隔牆有耳。」蘇柏說道:「一共有三人在偷聽。」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怎麼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知道。」蘇柏的話越講越繞口:「但現在的幽冥仍不是我的地盤,連自由講話也不能做到。」

    「一定是都市王那小子,九殿當中,就屬他的野心最大,早就盼著大哥去述職,他好可以坐坐代理閻王的位置。」轉輪王說道:「逼你立下軍令狀,就是個開始罷了。」

    「除了都市王外呢?」

    「我。」

    「什麼,你??」蘇柏嚇了一跳:「你說你也想當代理閻王?」

    「不要緊張。」轉輪王說道:「我說我想當代理閻王,我要的不是這個位置,而是想替我大哥守好這個位置,大哥一開始說要找一個能力相當的人來坐這個位置的時候,我以為一定是我,沒想到,他翻閱生死簿后,就對你產生了興趣,你現在有翻閱生死簿的權利,我也不妨直白地告訴你,你的前世當中,有三世都是人中之龍。」蘇柏吃了一驚:「我?」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沒錯,更要命的是你身有逆鱗。」轉輪王與蘇柏走在陰陽界上,一邊走,一邊說話,同時狐疑地回頭。

    蘇柏說道:「不用擔心,他們如果接近,我一定會發現的,你繼續講,什麼時候開始引我入局的?」

    「從你的外婆柏嫇開始,她誤入幽冥那件事情是偶然,但是結果卻是必然。」轉輪王說道:「她成為陰差是不得已的選擇,但是大哥卻興奮莫名,因為以後接觸你就是自然之事了。」

    「從你遇到搖光開始,大哥就命我觀察你的動靜。」轉輪王的話讓蘇柏吃驚不已。

    蘇柏愕然說道:「搖光的出現的確是我生命的轉折點,第一次在本能的驅使下,我使用了逆鱗的力量,不是小打小鬧,是完全爆發出來的力量。」

    「對,也是那一次爆發,讓我稍微改變了一下想法。」轉輪王說道:「我之前覺得大哥是瘋了,為什麼要從外面找個人來做他的代理,根本是瘋了嘛,第一人選絕對是我啊。」蘇柏咳了一聲:「怪不得轉輪王臉黑呢,原來是太厚了。」轉輪王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你這個小子!」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所以之後開始主動接觸我,幽冥珠那次,沒有和你們正面接觸,在我看來就是一場交易,我替你們解決巫咸,你們送一顆幽冥珠給我,公平。」蘇柏說道:「原來那一次送的禮重,是有原因的啊,為了拉攏我才送的吧,唉,天底下沒有掉下來的餡餅啊。」

    「這不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嗎?」轉輪王說道:「所以才會一直不斷地給你們提供幫助,一次又一次,也抱著期待的心情,希望你……」

    「早點死?」

    「力量沒有真正開發出來之前,你的死一點價值也沒有。」轉輪王見蘇柏面色不佳,馬上說道:「你放心,我們絕沒有在生死簿上動手腳,這也不是大哥的風格,相反,在你成功續命之時,大哥甚至覺得開心,這樣你才有機會徹底打開自己的力量,這是一段相長漫長的等待,蘇柏啊,我好像也不知不覺認同大哥的判斷了。」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所以我們現在才可以談論這一切。」蘇柏拍了一下轉輪王的肩膀:「很奇怪,我和你相處的時候,就像是活人與活人在對話,感覺完全不像鬼魂。」

    「我們是可以實化的。」轉輪王說道:「實化以後,與普通人無異,甚至有影子,但我們有一樣東西沒有。」

    「心跳和呼吸。」蘇柏說道:「這一點我早想到了。」

    「所以上次我才在酒店裡看到你,其他的客人也能夠看到你。」蘇柏說道:「那天,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酒店?因為我的大限之期將到,所以你一直盯著我?」

轉輪王點頭默認,蘇柏無奈地說道:「終究還是落到你們手上了。」蘇柏奇怪的是,陰陽劍在自己身上,轉輪王似乎察覺不到,蘇柏在心裡糾結了一下,還是決定瞞下去,若是現在暴露,就失去它的意義了,兩人出了幽冥界,轉輪王踏出去一步:「試試實化吧。」轉輪王伸手往自己身上一抹,蘇柏就看到他身上冒出一陣黑煙,黑煙過去之後,地上赫然出現了他的影子,蘇柏學著他的樣子,伸手一抹,就感覺身子一沉,地上也出現了他的影子,他的手往胸口上一按,果然,那裡依然是冰冷的,地上的影子雖然打破了普通人對於鬼魂的想法,但是本質上的東西不會改變。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鬼魂和人本質上是不一樣的,你或許覺得要提氣運功什麼的,但我們的能力早就簡單化了,氣魄沒有,何來運氣一說?」轉輪王說道:「所以,我們主要是靠自己的意念,作為人的意念沒有了,但還有魂魄的意念在,以你的能力,多使用自己的意念,比我要容易得多。」這麼一講,蘇柏的確發現自己的影子出現得比較快。

    兩人來到古董店,店裡眾人正拿著玉管研究著,蘇柏不在了,這活兒現在是崔穎在負責,找遍各個玉器有關的論壇,比對資料,拍了照片傳上去,看有沒有行家可以認得出來,已經幾天了,參加討論的人不少,結論大多認為玉是古玉,可是形制從未見過,不屬於任何朝代的制式,更有人說,這是有人拿了一塊古玉,然後活生生地給毀了,那個惋惜啊。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蘇柏與轉輪王依正常程序拍門再進門,岳青出來的時候,月光照在二人身上,腳下的影子十分清晰,岳青說道:「據說攝青王以上的魂魄是可以實化的,不假啊。」

    「行家就是行家。」轉輪王看著蘇柏說道:「這樣吧,你在這裡慢慢說話,我也不感興趣,我瞅瞅牛頭馬面去。」

    「他們怎麼了?」

    「有鬼差報信,這兩個傢伙收受賄賂。」轉輪王說道:「你不找陰陽劍,我也沒什麼興趣了,走了。」岳青聽出了一點意思,與蘇柏交換了一下眼神,目送轉輪王離開之後,蘇柏把自己立下軍令狀的事情告訴了眾人,以及自己在大殿上被人監聽的事情也沒有漏過,聽到蘇柏在幽冥的處境尷尬,白墨軒早就預料到了:「要以強制強,除了要拿出陰陽劍外,還不夠,你一身逆鱗,還怕什麼。」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恩威並重。」蘇柏說道:「幽冥和這個世界差不多,光靠強勢也是不可能穩住的,撕破臉對我沒有好處,拿出陰陽劍外,還是要交心,至少要讓他們看到我的能力,陰陽劍只是運勢,找到幽冥書才是重點,對了,我來是有事要告訴你們。」蘇柏把袁倩倩的事情講了,白墨軒說道:「之前事情接二連三的發生,讓我們忽視了這個小護士,她又沒有親人,我們沒仔細查。」

    「我們疏忽了。」崔穎說道:「一個二十三歲的小護士,利用他人的習慣將葯進行替換,達到殺人的目的,更像是……」崔穎看一眼蘇柏,蘇柏雙手一攤:「司徒風的風格。」

    「不過那胖子還多活了一陣子。」白墨軒悶哼一聲:「豬一樣的智商啊,居然整瓶維生素吃下去,結果也造就了自己豬一般的人生。」毒舌王還是毒舌王,蘇柏說道:「我來是想告訴你們,我在殿審的時候,想到了一點,袁倩倩是如何與司徒風聯繫上的?之前一個在國內,一個在國外,總要通過什麼途徑發生聯繫吧?這一點,可以查一下。」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沒錯。」崔穎合上了電腦,這些資料讓她的腦袋發暈:「就當休息一下,我們最近都被這個玉管折騰得頭暈腦脹,是時候換換腦子了,先查這個袁倩倩。」

    「再說回幽冥書吧。」白墨軒說道:「我們在這邊也留意一下。」蘇柏說道:「幽冥書其實是另一本生死簿,收錄那些超越了普通生死界線的人,比如唐老闆和白老闆,還有唐老闆的父親――玄鏡,這些人都存在於幽冥書上,我想你們青丘也不例外,嬰寧是唐時出生的,閻王大人既然知道嬰寧的壽命,那時候幽冥書還在,陰陽劍嘛,最早不是呂洞賓執有的么,這人是唐德宗時期生人,而嬰寧則是唐玄宗也就是唐明皇時期生人,嬰寧要早生,所以,我基本可以斷定,玄宗時,幽冥書與陰陽劍還在幽冥。」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幽冥界也會發生地動。」嬰寧覺得不可思議:「幽冥書到陽界,不知道還是書的模樣嗎?」蘇柏的手舉了起來,然後頹然地放下去:「這個還真說不好,幽冥書是有靈性的,存在於幽冥,享受萬千功德,說不定可以七十二變,糟了,這下子要怎麼找才好。」

    「不急,該出現的時候一定會出現。」岳青說道:「陰陽劍都讓我們找著了,幽冥書一定也會回來的。」嬰寧點頭:「幽冥書如果有靈性的話,是不是可以用岳青和墨軒哥哥的辦法來,有沒有一種方法,可以讓有靈性的東西集中在一起?就像磁鐵一樣。」岳青拍了一下巴掌:「嬰寧總是出其不意,布陣。」

    「沒錯,布陣可以將有靈性的東西聚集在一起。」白墨軒說道:「就像之前蕭玉兒做到的那樣,將所有的魂魄引入其中,我們做的是類似的陣法,只是將所有有靈性的東西吸引過來,在從中篩選,這一點,還需要蘇柏你的力量。」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放心,我現在人都死了,使用多少次逆鱗的力量也無所謂。」蘇柏納悶地說道:「只是,世界上有這種陣法?」

    「這個就要問問師父了,如果確定了,等你過來,我們就開始。」白墨軒看蘇柏臉上露出留戀的神情,冷冷地說道:「你現在不是大活人了,你是代理閻王,收了臉上這種樣子,沒事了就回去做好你的代理閻王,省得讓人抓了你的馬腳,讓你難受。」

    「好話就是不好好說,我先走了。」蘇柏說道:「那啥,不用送我……」

    「沒人送。」眾人異口同聲地說道,蘇柏只好灰溜溜地離開。崔穎的眼角突然一紅:「我們死了,魂魄到幽冥的時候,還能見上蘇柏一面,只是,那時候他的心情不知道怎麼樣,除了我們,還有外婆,伯父和伯母……你們說,蘇柏會不會一筆把我們在生死簿上的記錄給改掉?」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不會。」白墨軒肯定地說道:「這不是那小子會做的事情。」

    「至少現在不像離開過。」嬰寧說道:「可是,他現在在幽冥都沒有幾個自己的朋友,真可憐。」

    「轉輪王和孟婆是值得信任的,其他人嘛,恐怕都等著在看一出好戲。」白墨軒說道:「這是對待空降兵的一貫態度,好了,我也先走了。」白墨軒伸了一個懶腰:「過陣子也是時候把小白接回來了。」

    「傷好了?」

    「青丘的藥草與外面的截然不同。」白墨軒說道:「效果更佳,受過的苦我也讓二娘悉數還回來了,如今她還在寒壁面壁,沒有人敢替她求情,走了。」白墨軒步出古董店,略一沉吟,就朝著與白家相反的方向走去,那裡是上官初晴住的公寓,上次的事情之後,白墨軒與上官初晴並沒有見過面,上官初晴辭去了白墨軒所在公司的造型師職務,站在上官初晴的門口,白墨軒不禁自問:「白墨軒啊,白墨軒,你現在在做什麼?」他正轉身欲走,裡面傳來了一陣笑聲,白墨軒的聽力也算是靈敏的了,馬上聽出那是一個男人的聲音,一股複雜的情緒湧上心頭,一陣腳步聲朝著門口走來,白墨軒迅速移動到樓梯間,門開了,上官初晴送一個男人出來:「慢走了。」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有空我們再約吧。」那個男人眼裡有明顯的留戀。上官初晴笑得客氣:「可以,我們隨時再約。」這番對話聽在白墨軒的耳朵里卻刺耳得很,那個男人走了,上官初晴意味深長地看向墨軒所在的地方:「不進來坐坐嗎?」女人是可怕的動物,白墨軒腦子裡瞬間閃過這個念頭,白墨軒變得局促起來,尷尬不已地走出去:「聽到有客人,所以……」那也不能躲到樓梯間啊,白墨軒的臉紅了,上官初晴的眼睛微微瞪大,一幅不敢置信的樣子,笑容在她臉上完全綻放:「所以要迴避一下,我知道的,要進來坐嗎?」白墨軒走進去,這一回的感覺格外不同,經歷了剛才的尷尬時刻,白墨軒就像一個初出社會的小夥子,進入異性的房間,手腳都不知道往哪裡放,上官初晴的心情也變得微妙起來:「喝什麼?」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不用了,我就是坐坐。」白墨軒坐下來:「上次的事情多謝你。」

    「沒什麼好謝的。」上官初晴說道:「最後一次的委託,我好好地完成了,完成了最終的契約,現在,我們之間不是再是委託和被委託者的關係了。」

    「因為這樣,所以才辭去我們公司的造型師職務嗎?」白墨軒說道:「你大可不必這麼做,我不會因為習慣再向你提出什麼要求。」硬邦邦的話一出口,白墨軒就恨不得咬一口自己的舌頭!

 

✿ 待續,每日兩章,謝謝大家的支持,感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