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犯死罪,公主背包袱入宮面聖:這是你爹的破衣服!皇帝大哭

南朝劉宋時期,有位非常著名的尚書僕射,叫做徐湛之,深受宋文帝劉義隆的器重,掌朝閣大權。他能身處如此高位,最主要的就是他的皇親身份——他是開國皇帝劉裕的外孫,也就是宋文帝的外甥!尤其重要的是他的媽媽劉興弟,是劉裕第一個妻子臧氏所生,在劉氏家族中位居嫡長女,地位極高。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劉裕像

劉裕原來生活非常貧苦,耕田打獵備嘗艱辛,衣服也都是妻子臧氏親手縫製的。雖然日子清苦,夫妻兩人感情卻很好,生下了長女劉興弟,一家人相依為命。後來不久,劉裕棄農從軍,臧氏帶著劉興弟在家裡苦守,直到10多年之後一家人才團聚,臧氏一生也就只生有這一個女兒。

劉裕對這個女兒也是感到十分歉疚,因此十分疼愛,家庭的事情都聽從她的意見。劉裕顯貴后,還將補丁衣裳交給她,對她說:「後代子孫如果驕縱奢侈而無節制,你就將這些補丁衣服拿給他們看。」這其實就是給了她管理家族事務的權力。但劉興弟的命運卻很慘,他的丈夫徐逵之在征討司馬休之的戰役中不幸陣亡,身首異處,只留下兩個兒子徐湛之和徐淳之,劉裕對這個女兒更是疼愛有加。後來劉裕死後,宋文帝劉義隆繼位,對自己的這位姐姐也是極其敬重,封為會稽長公主,家事無論大小,一定先徵求她的意見再實行。劉義隆西征謝晦時,就讓長公主留守京城,統管六宮之事。這位長公主也是十分厲害的人物,稍有不如意就號哭一場,連皇帝都十分懼怕她。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會稽長公主的大兒子徐湛之與大將軍彭城王劉義康以及劉湛等人十分投機,後來劉義康受到猜忌,劉湛也犯了罪,徐湛之也被牽連進去。劉義隆大怒,要對自己這個外甥處以極刑。徐湛之非常害怕,沒有法子,只有回家去求母親。

一聽這事,會稽長公主毫不猶豫,當日就進宮面聖,見了皇帝劉義隆后,也不對皇帝行禮,而是大聲哭鬧。她還不是空著手來的,還帶著一個錦袋,裡面裝著的全是劉裕的補丁衣裳。她邊哭邊把衣裳擲在地上給劉義隆看,大聲喊道:「你們家本來貧窮低賤,這是我母親為你父親縫的衣裳。如今你們剛吃上一頓飽飯,就要殺我的兒子啊!」劉義隆看著父親的破衣裳,想到姐姐的身世,也不由地哭起來,就這樣,徐湛之保全了性命。不僅保全了性命,徐湛之的官還越當越大,一直當上了尚書僕射,其家業也非常龐大厚實,樓台園林,歌伎僕從,冠絕當時,貴族中無人趕得上他。連皇帝劉義隆嫌他太奢侈放縱,常常勸說他。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會稽長公主不僅護兒子,也護其他弟弟。有一次,宋文帝參加會稽公主的宴會,心情十分歡快。但在喝的正高興之時,長公主起身對著皇帝連續兩次叩頭,悲痛不已。宋文帝不知她的用意,親自將她扶起。公主哭著說:「車子年老了,你肯定容不下他,現在我特意請求您饒他一命。」車子,是彭城王劉義康的小名,很受宋文帝的猜忌,長公主這是怕他們兄弟相殘。宋文帝也流下了眼淚,他說:「千萬不要擔心這個,我如果違背今天的誓言,就是辜負了高祖。」宋文帝馬上將自己喝的酒封起來,命人賜給劉義康,並且附上一封信說:「會稽大姐飲宴時,想起弟弟,現在我把剩餘的酒封起來送給你。」

會稽長公主極力彌合家族的關係,但「無情最是帝王家」,會稽長公主最終誰也沒保住。因宋文帝多病,所以朝事一度由劉義康獨掌。然而劉義康的黨眾多次圖謀將劉義康推上帝位。宋文帝最終把他的黨眾都除去,將其廢為庶人。後來,宋文帝見北魏大舉南侵,擔心劉義康又被人趁機擁立,索性下令將劉義康殺死,時年僅43歲。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長公主的兒子徐湛之,倒是與宋文帝關係越來越好,皇帝經常與他單獨商量立太子的問題。有一次他們兩人在宮內單獨談話,談了一個通宵,結果皇子劉劭造反,勾結禁軍殺入宮中,徐湛之聽到響聲驚起走到北門,還沒有來得及開門就被殺害,時年四十四歲。宋文帝舉起凳子自衛,結果五指都被砍下,最終也被弒殺,享年四十七歲,從此後劉氏幾乎再無安寧之日。

這些皇室宗支,外戚國親,其命運經常在大喜大悲間跌宕起伏,剛才還是榮華富貴冠絕人間,但轉眼就身首異處,甚至家破人亡。權力最集中之處,往往也是最無情血腥之地,在權和利面前,親情又算得了什麼呢?